揭秘发审委,证监会天价罚单还会揪出哪些内鬼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07-18

摘要:10月30日晚,据财新和腾讯财经报道,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3~4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8月初被调查。到了10月31日下午,事件进一步发酵,据说有十多位发审委员被抓,如果消息属实的话,这意味着这批人数超过了过去13年被调查的发审委员的总和。 发审委是...

摘要: 300万元本金,2.48亿元净利润,82倍净利润。凭借手中的权力,在Pre-IPO时突击入股,上市后高位抛售股票,证监会前发审委员冯小树的生意,要让无数中国实业家哭晕在厕所。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已经实行20多年的发审制度了。权力4月2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 ...300万元本金,2.48亿元净利润,82倍净利润。凭借手中的权力,在Pre-IPO时突击入股,上市后高位抛售股票,证监会前发审委员冯小树的生意,要让无数中国实业家哭晕在厕所。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已经实行20多年的发审制度了。权力4月2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介绍,冯小树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上市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累计交易金额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冯小树被处以没收违法所得2.48亿元,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的处罚,合计4.99亿元。同时,证监会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虽然,证监会并没有透露冯小树获利更详细的信息。经济ke不妨做一个假设:以这几年屡见不鲜的股价百元级新股为例,假如冯小树在某公司上市前的股份制改造环节突击入股,按照1元/股的价格拿到300万股,恰好这家公司上市时又是市场热捧的概念题材,上市后股价一路涨停突破100元,冯小树此后抛售平均价格在83.66元就能够获利2.48亿元。问题来了,IPO公司为何愿意如此让利?这就得看看发审委员手中到底拥有多大的权力。2015年落马、曾长期分管发审委的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发审皇帝”的江湖称号就足以表明发审委的权力之大。谁都知道,权力越大,所能捕获的利益也就越大。按照A股上市与定向增发流程,发审委就是我国证券发行核准程序中的“窄门”。一进“窄门”即得永生。1993年6月,第一届发审委成立。1999年《证券法》颁布实施后,发审委正式成为我国股票发行核准制的法定审核机构。上市与定向增发都需要通过发审委才能拿到“准生证”。经济ke的小伙伴《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就曾见过某行业一位教父级的企业家,为了跑成定增项目备受折磨,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也能让他在走廊里等上一个多小时。有一天,从富凯大厦出来后,他狠狠地将一堆材料扔在地上,恨恨地说:“这次再不能过会,我就把公司迁到海外去。”彼时,他的眼圈红红的。另一个故事中,一位正厅级的国有大型企业一把手直接说他就是“装孙子”,一个小年轻就敢坐着听他站着汇报。现实如戏。难怪在《人民的名义》中,赵德汉可以毫不在乎地让一个外省的副省长在门外等上半个小时,赵处长实在是忙不过来。灰色按照上市流程,企业前期各项申报准备工作万事俱备以后,首先要过初审会,这是企业与发审委员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印象分极其重要。“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一位董秘曾告诉经济ke,如果能够在初审会之前,与发审委员见面,哪怕不谈业务只说风月,简单地喝杯茶,公司也是求之不得。在北京,一些机构或隐秘或半公开的以此业务为生计,只要撮合见面就可挣上不菲的介绍费。2004年,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原副处长王小石被检察机关带走的的原因之一是在2003年凤竹纺织(600493.SH )“过会”过程中出卖发审委员名单。初审通过后,证监会就会组织召开发行审核委员会,俗称“上会”。7名委员现场开会,请企业和保荐代表人当场答辩,5个人以上同意的话就算“过会”。通过发审会后,一般来说意味着证监会同意了企业的发行申请。走完这一步,在艰难的上市征途中,拟上市公司已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了。此后,只需要按照规定的程序改改材料,就能获得证监会正式发给的核准文件,去做路演、挂牌上市,获得动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市盈率,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像钱塘潮水一样汹涌地拍向自己。马克思说:“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搞掂发审委员,就能够确保公司成功上市,那么,送点原始股出去又怎么会心疼?责任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手握A股生杀大权的发审委员,需要承担怎样的责任?发审委员既有证监会里的全职委员,更多的是来自各专业机构推荐的兼职委员,冯小树就是兼职委员。毫无疑问,发审委员都是我国证券市场的顶级专家。现行的发审制度下,发审委员们既要审核公司所申报材料的合规性,也要判断公司的真实性,要分析这家公司所在的行业够不够好,竞争力强不强,募投项目是否具有盈利前景。一句话,证监会为上市公司的真实性背书。只要是通过了发行审核,投资者就可以认为这家公司经过了专家们最严厉的审核,其投资也就有了基本的保证。现实却是,这些年欺诈上市的情况并不少见,新大地、绿大地、万福生科、欣泰电气……如果加上再融资项目,可以开出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单。实际上,区区数十名发审委员要审核数量如此之多的企业,涉及如此之多的行业与领域,还要与图谋不轨者斗智斗勇,拒绝来自各方的利益诱惑,发审委员也是不堪重负。谁能保证发审委员就不出错呢?一旦错了,发审委员并不直接承担责任,其最严重的结果只是退出发审委。2012年,新大地造假上市“过会”成功,案发后,7名委员中有6人退出创业板发审委。在万福生科造假上市案中,券商、保荐人和万福生科控制人均受到处罚,但当时的发审委员并未追责。“IPO不审行不行?”2012年初,时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将这个问题抛给了证监会发行部官员和发审委委员。郭树清之问,至今没有清楚的答案。不管是在哪个资本市场,审核都是必须的关口,只是审核的环节与审核的主体不同。在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体的纳斯达克市场,发行审核只做形式审查,而不审核公司的真实性,后一责任交由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投资银行等专业机构承担。一旦出现上市公司造假的情况,不仅是上市公司要遭受严厉惩罚,上述各方也要被连坐。与此同时,投资者也能获得高额的补偿。在眼下的A股市场,散户是绝对主力,其专业分析判断能力、承受风险的能力与投资机构有着霄壤之别。如果不审,新上市的的公司泥沙俱下怎么办?这么多年来早已习惯监管层包揽一切的投资者们怎样才能躲过被操纵、被收割的“韭菜式”命运?一旦因虚假信息而遭受损失,谁来给予赔偿?改革一位资深专家告诉经济ke,过去20多年,整体来看,发审委的专业作用还是瑕不掩瑜,如果要取消审核,就必须有强大的配套改革,有新的力量顶上来,承担这份责任,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然而,从以往的经典案例来看,中介机构并不靠谱。在博元投资与欣泰电气造假案中,不论是券商、会计师事务所还是其他本应承担相应审核责任的“看门人”都假装睡着了,甚至沦为合谋者为虎作伥。证监会试图严厉监管,改变这一现状。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16年,欣泰电气退市,作为主承销商的兴业证券不仅被罚没5700余万元,还出资设立了5.5亿元的先行赔付专项基金。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的“忽悠式”重组中,西南证券被暂停作为其主业的投行业务。去年7月,证监会在保荐机构专题培训会上正式向券商提出“从严监管”的思路和细则要求。去年5月,证监会首次集中专门对审计、评估机构部署开展稽查执法行动,且被调查的6家机构均是国内顶级的审计与评估机构。今年,证监会又组织开展律师事务所从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证券法律业务专项检查工作,这也是第一次。近一年多来,证监会多位高官在大小场合多次放话,中介机构要回归看门人角色,要回归监管本位。此外,交易所的监管功能也在快速强化。监管升级,将为改革腾挪出新的空间。如果能够从繁重的审核事务中抽身而出,证监会就可以将更多的力量投入事中事后监管、保护投资者与制度创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证券法》修订在即,修订内容很值得期待。

  10月30日晚,据财新和腾讯财经报道,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3~4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8月初被调查。到了10月31日下午,事件进一步发酵,据说有十多位发审委员被抓,如果消息属实的话,这意味着这批人数超过了过去13年被调查的发审委员的总和。

  发审委是证监会里最重要的实权部门,掌握着公司上市发行股票的生杀大权,公司上市与否意味着数十亿乃至上百亿的财富效应。所以,发审委是个最容易腐败的部门。

  到目前为止,13年间,小到副处长,大的证监会副主席,至少有6个发审委相关人员栽在这个环节上,而涉案金额也从几千万到数亿元。

  据财新报道,本次被调查的三位委员包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合伙人谢忠平、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董事孙小波,还包括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执行合伙人韩建旻。或涉乐视网(行情15.33 停牌,诊股)IPO。

  我们来盘点一下这十几年中发审委中被调查的人员。

  第一个被调查的:王小石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

  王小石最早出事是在2004年,曾任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的王小石在工作期间借职务之便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涉嫌受贿被捕,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元。

  据悉,当时发审委委员名单都是非公开的,而王小石每出售一份发审委委员名单,价钱在二三十万元。在职期间,王向众多企业出售了这样的名单,获利总额近千万元。该事件后,证监会开始将发审委委员名单公开,发审委制度从过去的封闭和不透明也逐渐转变为开放透明。

  被罚没金额最大的:冯小树被罚款4.99亿元

  曾任发审委委员的冯小树出生于1965年,于2004年至2014年期间曾先后担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证监会第七届、第八届发审委员,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委员,证监会创业板部审核一处副处长等职务。

  他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先后以岳母和小姨子的名义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2.48亿元的违法所得,并定格处以2.51亿元的罚款,合计被罚没款项达4.99亿元,堪称史上被罚最重。

  冯小树涉案的3个项目均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IPO项目,分别为2008年4月挂牌上市的鱼跃医疗、2010年3月挂牌上市的三川智慧和2011年7月挂牌上市的宝莱特。公开披露初始资金300多万,完成套现的累计金额则高达2.27亿元,加上现金分红所得,累计违法所得高达2.48亿元。与冯小树同时突击入股获得巨额利益的还有原平安证券总裁薛荣年等。

  被调查职务最高的:姚刚号称“发审皇帝”

  2015年11月13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他也成为有史以来证监会系统被查的最高级别官员。姚刚被称为“发审皇帝”。

  姚刚自2002年重回证监会掌管发行部,便开始了对发行审核权的长期把控,中国证券市场现行的发行审核体系、创业板的推出等几乎都与姚刚有着最直接的联系,直到2015年年初,发行部的分管权才从姚刚手中转出。

  2017年7月20日,中纪委宣布姚刚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此时距姚刚被带走调查已经过去20个月。

  另外曾被调查的前发审委员还有:

  1、2014年1月,曾任发审委委员的温京辉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调查,两年任期里他共执行67次审核任务,审核了超60家上市公司,市场认为其被调查是因上市公司天丰节能财务造假;

  2、2014年9月,在担任证监会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5个月后,邓瑞祥涉嫌而被立案。他当时使用妻子及亲属的14个账户进行交易活动,涉案总金额69764.80万元,非法获利854.53万元;

  3、2015年4月,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兼职委员胡世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证监会决定解除其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职务;

  发审委是如何运作的呢?搞定11个人就行

  (以下内容源自财新杂志2013年对发审委流程的描述)

  发审十大环节,预审环节、初审会、发审会最重要,对应预审环节的两位预审员、初审会上的两位处长、发审会上的七位发审委员。

  当清晨的阳光照进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A座中国证监会大楼的东门,熙熙攘攘人流中,有那么一类人,无论寒暑都西装革履,表情期盼而焦急,拖着硕大的行李箱,艰难挤过仅供一人通过的门禁系统。行李箱上贴着打印好公司名称的A3或者A4纸,这是各证券公司保荐代表人(下称保代)来递交拟上市公司首发申请材料。

  发审流程原本秘不示人。2012年2月1日,证监会公布了发审流程的十大环节,但具体内容仍不为公众明了。这十大环节是:受理,反馈会,见面会,问核,预先披露,初审会,发审会,封卷,会后事项审核,核准发行。

  首发申请的材料,首先被送至位于证监会大堂的行政受理处。

  受理之后,如果公司被要求补充材料,将送到位于六楼的创业板发行部或者位于十一楼的发行监管部(负责主板公司上市)。由于文件太多,大量的文件夹被堆放在发行部门办公室的地板上,工作人员几乎要被淹没在文件的海洋之中。

  发行部和创业板部的一处和二处分别负责审核法律和财务事项,每个预审员负责几家甚至几十家公司。经过审核,预审员对企业有了基本判断。“在见企业之前,发审部门会由审核处长和预审员召开部门内部的反馈会,讨论企业情况,列出问题清单。”一位官员说。

  随后召开的是有部门主任参加的企业见面会,发行人代表、保荐代表人悉数到场,“以前企业都不熟悉发行流程。现在召开见面会,发审人员详细介绍审核要点和工作流程,企业发行人可以和预审员对话。”一位官员认为这是走向市场化的表现。

  在见面会上,企业高管介绍企业情况,时长十分钟。“董事长谈企业所在行业、规模、竞争优势。如果证监会发行部门的主任有兴趣,会追问几个问题。”一位保代说。

  见面会之后,申报企业会领到问题清单、要求保代进一步解释某些问题等内容的反馈函。“相对于主板,创业板部的反馈次数更多,因为公司小且新,审核员的自由裁量权更大。”有保代说。如果不能在30个工作日内补充材料解释清楚,只能撤回发行申请,即终止审查。截至2012年11月1日,有37家向创业板提交首发申请的公司终止审查。

  第四个环节是问核。一位官员称:“问核环节,企业需要真实、准确、完整地回答。同一个问题总是回避,会被认为有疑点。”

  当问题全部解决,才能进入第五个环节——预披露,即向社会公开企业发行申请材料,最大程度公开在社会监督之下。目前,证监会仍秉承有举报、有负面报道必查,必须要求企业给出解释的原则。

  在正常的社会监督之外,“我们已注意存在一些媒体甚至律师事务所用企业的负面信息来敲诈的现象。对此,我们会对有关负面信息客观判断。”上述官员表示,来自竞争对手的实名举报往往更加切中企业要害。

  第六个环节,初审会,是整个发审流程的风向标。初审会参加人员包括发行部的处长、预审员以及发审委员。按目前流程,有关发审委委员此时首次见到相关企业的资料。在预审会上,发行部门将前几个环节的情况汇总成报告,发审委员据此作出判断。在初审会上,每名发审委员都要发言,并被记录为工作底稿。

  发行部的初审会和创业板部的风格略有不同。“创业板部的初审会,基本上大局已定。发行部的初审会,可以提些意见讨论,增删材料。”一位官员说。

  发审流程的第七步是封卷。“申报企业的所有材料,包括预审员问过的问题,问答过程,发审委员提出的问题、判断,全部封存。这是重要的档案,可供事后依法查看。”证监会官员说。

  之后进入发审会,时长45分钟。按照现行规定,发审会召开之前五天,中国证监会网站公布发审会公告,公布候审企业、发审委员名单。

  发审会后,是重大事项报告制度。重大事项包括重大诉讼等7项,要及时向监管部门报告,并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珈伟股份(300317.SZ)之所以被处罚,发行人是第一责任,一季度就知道去年业绩下滑,却未如实披露。会计师、律师连看都没看就签字盖章。”证监会官员说。

  过了发审会,却并不等于可以上市。首发上市的最后一步再次回到证监会之手,这是证监会调节发行节奏的关键工具。从发行部领到发行批文后,一般要求一个月内完成挂牌上市,过时作废。截至2012年12月,共有90家拟上市公司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但仍未挂牌上市。

  市场对于发审流程,总结为“关键11人”。一位正在准备上市的民营企业副总经理总结为:“三大环节最重要,预审环节、初审会、发审会。也即11个人需要搞定,包括预审环节的两位预审员,初审会上的两位处长,发审会上的七位发审委员。”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澳门尼斯人手机网站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发审委,证监会天价罚单还会揪出哪些内鬼

关键词: